总站-浙江在线 武义政府网 浙江政务服务网  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
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微信   微博   手机  
首页 新闻 微聚合 专刊 专题 武川论坛 数字报 图片 人文武义 网闻联播 在线投稿
您当前的位置 : 人文武义 >> 武阳川

阮孚之弟阮瑶、阮侯考

2019年07月26日 09:43:51  武义新闻网  网友互动交流  字体:

  阮侯像

  阮侯庙

  □ 朱连法

  一、阮氏家族概况

  东晋“竹林七贤”中的二位是阮籍、阮咸。其阮氏家族出自陈留尉氏(今河南尉氏),是一个兴于东汉末年、盛于魏晋的名士家族,目前学界主要考至阮孚的曾祖阮瑀。阮瑀,字元瑜,汉魏文学家,“建安七子”之一,音乐修养颇高。阮瑀长子阮熙,任武都太守;次子阮籍,字嗣宗,诗人,曾任步兵校尉,世称“阮步兵”,著有《阮籍集》。阮熙一子阮咸,字仲容,与阮籍并称“大小阮”,精通音律,有一古代琵琶即以“阮咸”为名,历官散骑侍郎、始平太守。

  阮咸的婚姻情况不详,他至少娶了一妻一妾。阮咸之子,即是本文讨论的主题,其阮瞻、阮孚二子不存争议。阮瞻,字千里,任东海王越参军,后任太子舍人。阮孚,由父亲的姑母的鲜卑裔婢女所生,因故引用王延寿《鲁灵光殿赋》中“胡人遥集于上楹”之句,以“遥集”为阮孚的表字。(《阮孚别传》)饮酒史上“兖州八伯”之一,称阮孚为“诞伯”。东晋咸和初年(326),阮孚赴任镇南将军途中,弃职隐居武义明招山。

  阮孚未育子女,从孙阮广继承他的爵位。阮瑶何时、何故携妻(刘伶之女)徙居武义白阳山,未见记载。阮孚、阮瑶定居武义,后裔衍成族群,到唐天授年间武义复置县时已成大族,《武川陈留阮氏宗谱》称:“武邑开创初,首称八姓,而阮氏为诸姓最远”。[1]明嘉靖《武义县志》卷五“阮孚葬婺”条记述:“叶水心作长潭王氏墓志铭,有云:严子陵葬越,墓侧皆严也;阮遥集葬婺,山旁皆阮也,彼非贤者之裔胄邪。”

  武义阮族后裔中,不乏出息之士。阮鸿,历官修武郎、监行在丰储仓,为人乐善好施、恤匮周穷,辞官后回武义清溪,常游崇教寺,向该寺捐赠良田3600把,颇有阮孚遗风。阮炜是宋嘉定年间进士,授江西提刑干办。阮让任福州古田教授,阮励任福建顺昌知县,阮敬任福建武平知县,阮端为承信郎,阮良任杭州助教,阮洵、阮修为乡贡进士。[2]阮葵,隐居清溪刻意读书,为当地兴修水利、筑路,利用荒地种桑,习中医为邻里看病施药,扶贫济困,排解里人争执,宣讲“义利之辨”;儿子阮泰发,拜吕祖俭为师,受人称颂景仰,陆九渊的学生袁燮为其撰墓志。

  [1]《重修金华丛书·武义宗谱》,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版,第199卷235页。

  [2]何德润:《武川备考》,1987年誊印本,卷五·族祀,第44页。

  二、阮咸“二子说”

  《晋书》卷四十九:“咸字仲容……二子:瞻、孚。”

  《世说新语·赏誉》评论阮咸之子:“咸子瞻,虚夷有远志,瞻弟孚,爽朗多所遗,凡此诸子,惟瞻为冠。”这里没有说阮咸还有第三子。

  笔者所见诸多学术论文几乎均以《晋书》所载为据,只述阮咸之子为瞻、孚二人,如王建国《魏晋陈留阮氏及其家学家风考》,晋文《阮咸的家族与家庭》,马守印《魏晋陈留阮氏家族研究》,周宛亭《陈留阮氏之家学与家风研究——以<晋书>诸阮传为对象》等(后两篇为硕士学位论文),皆未论及阮瑶、阮侯。

  三、阮咸“三子说”

  1.阮孚有弟阮瑶。

  南朝宋郑缉之的《东阳记》(全名《东阳山水记》):“晋陈留阮摇公之弟,妻刘氏,伶之小女,性爱山水,渡隐于此山(白阳山)。”,宋代王存等撰写的《元丰九域志·新定九域志》卷五“婺州”:“白阳山,《东阳山水记》云:晋陈留阮摇公之弟,妻刘氏,伶之小女,性爱山水,隐于此山。”[1]记文中的“摇”,后来相关史籍记为“瑶”。这里所说的阮瑶公之弟是谁?并没有写出来,但至少说有“阮瑶”这个人。

  明万历《金华府志》和嘉靖《武义县志》,也引用了《东阳山水记》的上述记载,但有不同之处:“白阳山,《东阳山水记》云:晋阮遥集之弟,妻刘氏,刘伶之女,并好山水,渡江来隐”。将“阮瑶公之弟”改为“阮遥集之弟”,或是方志纂修者认为《东阳山水记》所记有误而有意改之。康熙《武义县志》卷七·人物所载相同:“刘伶女嫁遥集之弟,雅好山水,渡江隐然邑之白阳山。”虽未写出阮孚之弟的姓名,但认定阮孚还有一个弟。

  清光绪《武川备考》卷三·古迹:“阮遥集宅,在明招山下,后舍宅为寺。阮瑶宅,县东白阳山,晋阮遥集之弟,妻刘伶女,好山水,渡江来隐于此。张彦卿宅,张彦卿为永康令,亦家于白阳山,二姓子孙因居焉。按:二宅见《东阳山水记》。”这一记述中,清楚地表明有阮孚之弟阮瑶居白阳山,清代末期还留有“阮瑶宅”遗迹。

  2.阮孚有弟阮侯。

  由陈留阮氏裔孙阮凤来纂修的万历《武川陈留阮氏宗谱》,在序中说:“孚遥集公,由西晋陈留而来,择明招山居之。其兄瞻,仕为太子舍人。弟侯,仕为朝请大夫。”

  宋嘉定癸未武义进士,任提刑江西干办公事、建阳教授转瑞尉的阮炜,在《阮氏传世记》一文中说:始祖阮瑀生熙,熙生咸,“咸生三子:长曰瞻……次曰孚,……又次曰侯,字荣之,前为镇抚军,后为朝请大夫,好山水,乐隐逸,终于白阳山。英灵显异,乡人遂立为神,至今俗呼阮侯庙。”(《武川陈留阮氏宗谱》)

  3.阮侯即阮瑶。

  《武川文钞》中袁燮的《居士阮君墓志铭》载:“昔阮氏有名瑶者,隐居不仕,庙食白阳,与明招相望。”《武川备考》卷五·群祀“阮侯庙”,也引用了袁燮的这一记述。《武川备考》卷十载“白阳山今有阮公庙祀侯及刘”。《武川诗钞》卷六《阮公庙》一诗注释:“公名瑶,黄门之从弟,伯伦之佳坦也。世人误作孚。”

  嘉庆《武义县志》卷八·人物载:“阮瑶,孚从弟,娶刘伶女,雅好山水,渡江隐于邑之白阳山,建有阮侯庙,土人至今祀之。”《武川备考》卷八·隐逸,有与此相同的记载。此记确认有娶刘伶女的阮瑶,是阮孚的从弟,且认为阮侯庙奉祀的是阮瑶,即阮瑶就是阮侯。

  武义名贤叶一苇先是认为同时有阮瑶、阮侯二人的,其在《“养生武义”的人物标签谁为合适》文中说:“阮孚归隐明招山前,请隐居在白阳山的阮瑶夫妇和阮侯在明招山建造了房屋。阮孚、阮瑶和阮侯都是与‘竹林七贤’一脉相承。”[2]而写于2011年10月10日,刊于新影印《武川备考》之末的《致读者》中说:“确定阮瑶应该是阮侯。”

  [1](宋)黄裳《元丰九域志·新定九域志》,中华书局1984年版。

  [2]叶一苇:《“养生武义”的人物标签谁为合适》,武义新闻网2010年5月7日。

  四、本文观点:

  阮咸有子阮瑶(阮侯)

  尽管《晋书》等史籍及诸多学术论文,都记阮咸只有阮瞻、阮孚二子,然所记未必准确。这些史论的作者都说阮孚卒于外任镇南将军、广州刺史途中,并不知道其隐居武义明招山,且留下诸多遗迹,可见他们所掌握的史料并不完全,漏记阮瑶(阮侯)也是有可能的。台湾成功大学中国文学研究所周宛亭的硕士论文《陈留阮氏之家学与家风研究——以<晋书>诸阮传为对象》,既按《晋书》所载取信阮孚“未至镇,卒,年四十九”,又引《广阳杂记》卷二“金华府武义县明招山惠安禅寺,乃晋阮遥集之宅舍以为寺者也”,既然他49岁那年在赴任途中去世,又何能在武义建宅隐居以及晚年舍宅为寺?可见作者对于阮孚在武义的情况了解得不多,不知道阮瑶(阮侯)的情况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  本人不揣浅陋,认为阮孚有弟阮瑶,即阮侯。其理由是:

  1.南朝《东阳记》可作史证。

  郑缉之是南朝宋(420-479)人。晋宋东阳郡,治长山县,即今浙江金华。《东阳记》是一部记载金华在晋宋时代的乡土、地理、山川、物产、风物、文化等内容的著作,是金华现存所知最早的方志,具有重要的文献学价值。所载“晋陈留阮摇公之弟,妻刘氏,伶之小女,性爱山水,渡隐于此山(白阳山)”,白阳山在武义县治东郊,与阮孚隐居的明招山相邻,所说“阮摇(瑶)”是所见最早对阮瑶的记载。宋代《元丰九域志》卷五“婺州”所载相似内容,应是引自《东阳记》。这两部史籍记有阮瑶,应当作为重要的史证,证明有阮瑶这个人。

  明万历《金华府志》、嘉靖和康熙《武义县志》引用《东阳记》上述记载时,“阮摇公之弟”变为“阮遥集之弟”,或是方志纂修者认为《东阳记》所记有误而有意改之,明确为阮孚的弟居住在白阳山;虽未写出阮孚之弟的姓名,但确认阮孚还有一个弟,联系其它史籍的相关记载来推测,这个弟或即指阮瑶。

  2.南宋《阮氏传世记》可作史证。

  《武川陈留阮氏宗谱》所载宋嘉定武义进士阮炜《阮氏传世记》,明确记阮咸第三子“又次曰侯,字荣之,前为镇抚军,后为朝请大夫,好山水,乐隐逸,终于白阳山。英灵显异,乡人遂立为神,至今俗呼阮侯庙”,明万历阮氏裔孙阮凤来重修族谱时所写的谱序,也明确记“孚遥集公……弟侯,仕为朝请大夫”,肯定了阮孚有第三子阮侯,因有受百姓尊崇之德而享庙祀。

  不过“阮侯”之名值得质疑。“侯”字的本义有三,一是封建制度五等爵位的第二等,二是姓,三是古代用作士大夫之间的尊称,文士家庭一般不会用这个字取名。或是造谱者误以尊称作名讳,联系其它史籍的相关记载来推测,阮侯即阮瑶。

  3.南宋阮君墓志铭可作史证。

  《居士阮君墓志铭》撰者袁燮(1144-1224),字和叔,庆元府鄞县(今浙江宁波)人,是宋朝政治人物、教育家、哲学家,他在这一墓志中明确记载:“昔阮氏有名瑶者,隐居不仕,庙食白阳,与明招相望。”《武川备考》卷五·群祀“阮侯庙”,也引用了袁燮的这一记述。《武川备考》卷十载“白阳山今有阮公庙祀侯及刘”。《武川诗钞》卷六《阮公庙》一诗注释:“公名瑶,黄门之从弟,伯伦之佳坦也。世人误作孚。”嘉庆《武义县志》卷八·人物载:“阮瑶,孚从弟,娶刘伶女,雅好山水,渡江隐于邑之白阳山,建有阮侯庙,土人至今祀之。”《武川备考》卷八·隐逸,有与此相同的记载。这些史料均确认有阮瑶这个人,且认为阮侯庙奉祀的就是阮瑶及其妻子刘伶之女。

  但其中的“黄门之从弟”、“孚从弟”,说阮瑶是阮孚的从弟,值得质疑。从弟,即叔伯的儿子,学界研究比较一致认为阮孚有从兄、从弟三个,一是阮熙的孙子阮简,一是阮籍的孙子即阮浑的儿子阮深,一是阮籍兄弟的孙子阮修。说阮瑶是阮孚的从弟,因缺乏佐证而难以支持,本文认为阮瑶是阮孚的弟而非从弟。

  4.阮瑶遗迹可作辅证。

  武义学者古梁等研究认为,阮瑶的到来,对武义农业的发展起到了较大的推进作用。县城东面白溪沿岸一带原先是沙地,阮瑶率领乡民垦为粮田,并传授种植技术。还在小白溪倡建了一座堤坝,引水灌溉农田。后人称其田为“阮田”,其堤为“阮堤”。阮田至今在耕种,阮堤依然横卧在丁前村下屋自然村边的溪上,村人仍称“阮堤”、“阮坝”。[1]

  阮侯过世后,当地百姓在武义城东的白阳山麓建造了阮侯庙,俗称“白阳寺”,世代奉祀,香火不息。《东阳记》也提及白阳山“建有阮侯庙,土人至今祀之”。此寺今重修,一排五间,八对石柱均镌有楹联。离白阳山不远的下屋村边的猫头山,后来也建有阮侯庙,俗称“新庙”,今重修,石柱上存有6副古楹联。其中两联:“避地且寻山水乐,遗风犹绍竹林贤”、“晋国名流扬白水,阮家故剑挂青山”,从这些联语中,我们可以感受到乡人对“竹林七贤”后裔阮氏深切的怀念之情。

  《武川备考》所载“阮瑶宅,县东白阳山,晋阮遥集之弟,妻刘伶女,好山水,渡江来隐于此”,这一记述不仅清楚地表明有阮孚之弟阮瑶居武义白阳山,且在清代末期留有“阮瑶宅”。清康熙武义诸生徐鼎轼撰有《朝中措·白阳山居》:“峰峦万叠绕烟霞,古木带啼鸦。试问茅庐何处?翠微山下人家。千竿修竹,一弯绿水,满地桑麻。怕有渔郎寻觅,沿溪不种桃花。”其白阳山居,或即指阮瑶隐居的处所。

  参考文献:

  1.[唐]房玄龄等《晋书》,北京:中华书局1994年版。

  2.[宋]黄裳《元丰九域志·新定九域志》,中华书局1984年版。

  3.何德润《武川备考》卷五,1987年誊印本。

  4.黄灵庚《重修金华丛书·武义宗谱》,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版。

  5.王建国《魏晋陈留阮氏及其家学家风考》,《中天学刊》2004年第4期。

  6.晋文《阮咸的家族与家庭》,《许昌学院学报》2016年第1期。

  7.马守印《魏晋陈留阮氏家族研究》,2012年兰州大学硕士学位论文。

  8.周宛亭《陈留阮氏之家学与家风研究——以<晋书>诸阮传为对象》,2008年国立成功大学中国文学研究所硕士论文。

  9.叶一苇《“养生武义”的人物标签谁为合适》,武义新闻网2010年5月7日。

  10.王晖、古梁《白阳山下的古村落—白溪》,武义新闻网2011年4月6日。

  [1]王晖、古梁:《白阳山下的古村落—白溪》,武义新闻网2011年4月6日。

分享到:
初审:张莹 终审:周子恒 编辑:张铖倩
 
专题报道 更多>>
对标比拼勇赶超专题
仲夏武阳 遇见端午 武阳春雨?2019’武义端午文
巨烛冉燃天映红福盈古村龙腾兴
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
微博关注
全媒体矩阵
武义e报 武义发布
壶山顶 武义之声
 
中共武义县委宣传部主管 武义县新闻传媒中心承办 浙江在线技术支持
浙新办〔2004〕48号 浙ICP备05073228号 广告许可证3307234000002
武义新闻网站版权所有,保留所有权利 浙公网安备 33072302100003号
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| 湖州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| 扫黑除恶举报中心
老虎机规律